Glitter Tears

Take a bow

【楼诚】Promised Land 现代AU

Chapter 01   你我之间不可言

南方一进入初春,天气就像个内分泌失调的妇女,时而抑郁,时而狂躁,时而不上不下闹的漫天浮着水汽,偏偏就是不肯放晴。

这周下了两场雨,一场下了三天,一场下了四天。

最终,好似挨过了一个世纪,日光终于不温不火得扒拉着云层探出个头来。家家欢喜,如蒙大赦,朝南的晾衣架上飘扬着各色家当,衣服被褥迎风招展。

明诚站在空无一人的街口,眼前的高楼上飘荡着无数色彩——这是他独自来到这个城市的第十五天。明诚长舒一口气,卷起袖口,半截精瘦修长的手臂暴露在阳光之下,小麦色的皮肤散发着迷人的健康气息。额头上有些薄汗,但他丝毫不介意,午后的阳光照得他浑身暖洋洋,心里也格外熨帖。近日以来连续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不断撕扯着他的精神,连天气也不配合得雪上加霜。空气里仍夹杂着浓密的水汽,经过高温的蒸腾,明诚感觉自己像是一块在蒸笼上行走的老腊肉。

偌大的开放式公园,繁花已败,独留新绿。过分的安宁总爱引得人胡思乱想。

明诚瞥了眼时间,转身走进公园里散步。耳机里音乐的节奏流泻在步伐中,两条长腿在林间小路上轻快交错,明诚活动着僵硬的肩胛和脖颈,阳光下年轻的身体修长、轻盈,带着轻快的活力。

忽的,耳边换做铃声,明楼来电。

明诚匆忙接起,“大哥,出事了?”

但对方似乎并不急于开口,明诚发誓他在那低沉的气息中还听到了些许笑意。最终,电话那头慢条斯理地出了声:“怎么,难道我给你打电话就一定是出事了?”

明诚嘴角噙着笑,眼神里突然多了些调皮,调侃道:“大哥好歹也是快要奔四的人了,现在不该是雷打不动的午睡时间么,如果不是出事了怎么有这闲心给我打电话。”

“说话真是越来越没规矩。”明楼笑骂道,“大姐在法国和设计院在谈战略合作,奉娘娘懿旨特在此候着视频会议。”

“还顺利么,这次我没陪着大姐去,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放心,大姐手下那几个也不是吃白饭的。倒是你那边,人生地不熟的,进展如何?”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很顺利。工商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只要注册材料递进去,一天之内审批完。”

“做的不错,土地正式挂牌之前,我会亲自过去。”

“大哥,你确定要这么做么?我还是不理解,以这个城市目前的发展来看,完全没有投资价值。我在这里已经做了半个月市场调研,现在更加确定我的观点,这种水平的投资回报,基本和银行里存个定期没什么区别。”

明诚还有千言万语想要争先涌出来,可话到了嘴边似乎又觉得一切无须多言,因为明楼本就是知道的。

“无妨,这块地必须要拿下。”

言尽于此,明诚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明楼做决策从来就不是随心所欲,他只是想知道原因,但这一句无妨,堵住了所有疑问的出口。

“来之前通知我,我安排车子。晚上梁仲春做东,他会帮忙引荐国土的人。”

“好。”

明诚感到有些憋闷。空气中依旧水汽弥漫,在日光的蒸腾下有种黏腻感,渗透进了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中,沿着血管,钻进心头,把本就纷乱的思绪搅成了泥沼,越是挣扎,越是深陷。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呢?

忽远忽近,似近非远。

明诚不得不承认,明楼越来越让他看不懂了。

 

夜色渐浓。明诚如玉树临风一般站在会所大门口,微笑着目送司机们把几位喝得烂醉如泥的领导们拖上专车,礼数周到的逐个颌首送别后,转身上了梁仲春的车。

二人一路无话。

晚宴席间,明诚八面玲珑,言语间亲疏有礼却也不乏强势,唬得几个领导对这位年轻人青睐有加。加之梁仲春早就在这乌烟瘴气的环境中混得如鱼得水,几杯白酒下了肚,一派和谐,宾主尽欢。

梁仲春的车拐进了小胡同,他把车熄了火,转身对明诚说道:“阿诚先生,方才人多不便,劳您受累,单独一叙。”

“梁处长客气,就算你不提我也准备和你私下聊聊。你我不必这么生分,我岁数比你小,叫我阿诚就好。”语罢,两人前后进了一家茶餐厅。

“麻烦你,两个菠萝油,两杯冻柠茶。”明诚随便扫了一眼菜单,居然认真的开始点餐。

“哎,别别别,阿诚兄弟,这才刚吃完饭,又来一顿?我可是什么都吃不下了。”梁仲春一听连忙摆手。其实他选这里,只是因为这里位置比较隐秘,方便说话而已。

“没关系,两个菠萝油,两杯冻柠茶。”明诚坚持。

“我可以吃两个。”明诚有些不好意思道,“刚才我没怎么吃饱。”

“阿诚兄弟,我比你虚长些年岁,就不客气地以老哥自居了。”梁仲春开门见山,“你啊,还年轻,看不透,今天这局,变数不小。”

“梁处长,这话怎么说?”明诚一脸惊奇,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呢,虽说干的就是这招商引资的活儿,但招什么商、引什么资,总是要分个三六九等的。”

梁仲春眯起双眼凑上前,压低声音道:“最近局势不稳啊……”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总有解决的办法。”阿诚了然,合着梁仲春还留了一手在这等着他呢。

“巡视组来了,而且打算驻扎一阵子。你也知道这一查起来,打不着老虎也得拍死几个小苍蝇才算有个交代。今天这饭虽然是吃了,但刚才那几位全都是顶着风出来的,事能不能成,还得另说。”

“那这事怎么能成,还请梁处长指点迷津了。”

“指点迷津说不上,我就说说个人看法。”梁仲春嘬了一口冰茶,冰凉的液体瞬间入口扎得他直牙疼,他狼狈地快速吞咽了一口,娓娓分析起来。  

“现在风头正紧,往常那些惯用打法恐怕是不奏效了,你们明氏真是有眼光,看上的地可是城市中央宝地,不管是区位还是风水,都可以说是绝版,近几十年内恐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要说没人抢,那说出去也没人信。就单说这TGK株式会社,在这扎根多年,虽说主营是制造业,但人家这几年也开始玩儿起房地产了。你都不用出去打听,这块地,TGK一定是志在必得的。”

明诚没有接话,这个问题他其实早就清楚。拿地的最大障碍,不是别的,正是这个在此处根基颇深的TGK。要想事成,除了资金支持以外,那些隐秘其中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也是不可小觑的。这也是为什么明楼让明诚轻装简行来到这个城市的原因,要的就是秘密、高效、出其不意。

梁仲春见明诚缄默不语,继续乘胜追击。“要我说啊,这TGK毕竟是个外资企业,背后还特么是小日本,这么好的地绝对不能留给外人。我梁仲春百分之百支持明氏。”

“梁处长,我也是百分之百相信您的,至于这事情怎么落实……”

“阿诚兄弟你放心!有你这句话我定当鞠躬尽瘁。现在这土地挂牌公告已经发出去了,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私底下肯定都不老实。明氏虽说是上海来的知名企业,但对这小地方的规矩和关系总归是不了解,阿诚兄弟你要是对我放心得下,各个局领导的运作就全权交给我。”

“好,那就有劳梁处长了。我们的开发成本里专门有个科目,公共关系费,预算充足。至于这活动经费怎么用,全看梁处长安排。 当然,只要事情能办成,这费用里您的抽成,好商量。”

听到这里,梁仲春急忙开始辩解,“诶,说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梁某人从老家到这里扎根也有二十年了,从身无分文做到现在这个位置,绝不是靠些小恩小惠过活的,今天我就在这拍着胸脯向你保证,经费的抽成我一分钱也不要。这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这里,也是改变我命运的地方。我要的,就是让这里更加繁荣,人民生活更加安康!”

明诚眼看着梁仲春在他面前慷慨激昂。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他看到梁仲春喷出的口水落入了面前的冻柠茶杯里,于是默默把自己面前的食物和饮料往回挪了一些。

“对不起啊梁处长,是我狭隘了。”明诚微笑,打断他热血的表白。“挂牌公示已经开始,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下一步您这边的工作需要怎么开展,尽管和我提,需要我配合的事情,一定在所不辞。”

“好好好,阿诚兄弟,那咱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浮云散去,繁星映明月。

明诚独自漫步在路上,仔细嗅着路边飘散的雨后青草香。繁忙的一天结束了,此刻的明楼在做什么呢?

评论 ( 5 )
热度 ( 140 )

© Glitter Te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