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itter Tears

Take a bow

【楼诚】Promised Land 【现代AU】

番外:Driving slow on Sunday morning (上)

这大概是一个哥哥们在外地搞房地产,小明在搞哥哥的故事。

可是为什么连正文没开却先有了番外?

因为作者是个神经错乱的老阿姨。

可独立阅读,日后就可以合并进正文了。

当然,如果还有日后

    


阿诚打开家门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对劲。

明楼晚上要去参加当地房地产人士的一个饭局。虽说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但碍着明氏是个外来的知名企业,好歹也要放下身段走走群众路线。阿诚心里惦记着家里那个熊孩子,把明楼送到饭店急忙回了家。

房间里乱归乱,但是异常安静。客厅里的布艺沙发比不得上海家里的皮质沙发,明台喜欢趁明楼不在时躺在上面听音乐看杂志外加顺手捞起茶几上的零食嘎嘣嘎嘣一通乱嚼。眼前沙发上的凹陷、窝成一团的薄毯和地上的靠枕都在无声地向阿诚抗议着犯罪分子是多么的残暴。折回玄关再看看鞋柜,骚气的高帮花球鞋依旧在他和明楼的皮鞋堆里鹤立鸡群。

阿诚脑补了一个明台坐在电脑前戴着耳麦恶形恶状敲着键盘的场景,决定不上去打扰,转身进了厨房。大姐借明台暑假来玩的机会恨不得运了一家超市过来,巨大料理台上几乎摆满了食材。明前碧螺春、鸡头米、藕粉、桂花糖、卤汁豆腐干、苏式点心,甚至连做西餐的调料也一道给运过来了。阿诚把东西分门别类收纳好,留了少许鸡头米,泡在水里备用,又打开一包藕粉,等明楼应酬回来正好可以喝上一碗鸡头米羹。

阿诚把餐桌上的外卖盒子扔进垃圾桶,转身刚从冰箱里拿出蔬菜,又急匆匆地去洗了块抹布把明台荼毒过的餐桌认真擦了一遍,确认真的干净后才肯动手去做饭。

就在准备食材的空档,明台却从外面回来了。然而更加吸引阿诚注意的是,明台手里牵着一只黑色泰迪犬。

“阿诚哥你可算回来了,我饿死了。”

“明台,这什么情况,哪儿来的狗。”阿诚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变成了雷达,上上下下扫描着玄关这一人一狗。那小家伙似乎一点也不认生,对着阿诚左看右看尾巴狂摇,要不是明台手里拽着绳子,恐怕早就已经冲过来了。

“家里的零食吃完了,刚才我出去补货正好遇到你们公司的朱徽茵。她这周末有事回上海,准备把这小家伙寄放到宠物店,我看她实在舍不得送出去就替她照看两天。”

“哼,什么她舍不得送出去,我看是你想玩儿吧。”阿诚一针见血的戳穿了谎言。

“哎呀阿诚哥说话不要这么坦诚嘛,你看大姐又不让我养宠物,好不容易来这里你和大哥又忙得天天不回家,我在这里也没朋友,一个人在家多么寂寞啊!就让我养两天嘛。”明台一边撒娇一边牵着狗想往屋里钻。

“你们俩都给我出去!”

明台吓了一哆嗦,小泰迪也仿佛也感受到了怒火,一时间竟安静地看着阿诚不敢动弹。

“哎呀阿诚哥,你看这小家伙多乖,你看你看,看这无辜的大眼睛,你舍得把他抛弃在谁也不认识的地方么。万一他被人虐待,万一他和其他小伙伴相处的不好,万一他思念主人郁郁寡欢,身边没个熟人可怎么办啊!”明台发现蒙混不过关了,转而又采取了煽情模式。

阿诚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往外蹦。

“明台,你刚才穿着拖鞋出去了?”

哎?明台低头一看,脚上的真皮拖鞋已经蒙上了一层灰。抬脚再看看鞋底,果然柔软的皮子禁不住暴力,走线断了几处,边缘的皮子也被磨破了。

“哎呀,阿诚哥你听我解释,我刚才出门忘了换……”

“闭嘴!”


“哎,你不要害怕,我阿诚哥其实人很好的,就是有点轻微洁癖和强迫症。不过这不怪他,都是伺候我大哥搞出来的职业病。你还没见过我大哥呢,他晚点回来,记住,千万不要招惹他,我大哥很吓人的,哦不,是吓狗……”

明台穿着阿诚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一次性拖鞋,蹲在卫生间里给狗擦爪子,一边擦一边对着它絮絮叨叨。阿诚蹲在门口检查皮拖鞋的破损程度,心想着再买一双要花多少钱。

最终,狗还是留了下来。

明台大口扒拉着米饭,嫌弃晚餐味道寡淡,又抓起阿诚从日本带回来的拌饭素一通狂撒。阿诚看看眼前的饿死鬼,再看看那边撅着屁股吃得正香的泰迪,心中各种无奈。

“明台,既然把它留下了,那就约法三章。”

“遵命阿诚哥,我一定会对他负责的!”明台挥着筷子咋呼,嘴角还挂着一颗米,这样的形象让阿诚觉得就算是明楼为他做担保他也不信。

“第一,它不可以进大哥的书房。第二,你负责它的卫生。第三,你负责遛狗。”阿诚没养过狗,一时还没想起太多注意事项,“哎对了,这狗叫什么名字?”

“小三儿。”

“什么???”

“我说叫小三儿。姓朱,名十三。昵称小三儿。”明台看着阿诚得意道。

“……好吧,那你就带着,额,小三儿,去玩儿吧。”阿诚尴尬着收拾碗筷,腹诽着这朱徽茵平时看着挺稳重踏实一姑娘怎么给狗起这么一名字哎呀现在的女孩子真是看不出来深不可测啊。


明楼有些微醺。饭桌上觥筹交错,本地的老板们似乎都是熟人,举着酒杯操着地方话打得火热。明楼这种上海来的知名企业老板自然也是众星捧月的关注对象,不用他主动去打圈,各路巴结的轮着番贴上来搭话。一时间场面非常热闹,饶是明楼小口抿着红酒,几轮下来酒瓶也空了大半。

回到家,明台不见踪影,只有阿诚坐在沙发上看书。家中摆设干净有序,明楼有些不可置信地想难道明台回上海了。

“你怎么自己回来了,不是说好了快结束了我去接你么。”阿诚放下书问道。

“又不远,一个老总顺路给我送回来了。”

“嗯,你等等啊。”话没说完阿诚就起身去了厨房,叮叮当当不知在做什么。

 明楼此刻觉得红酒有些后劲上来了,打算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可屁股还没落下就听见一声尖利的惨叫。这一叫,脚下蹿出一个毛茸茸的小狗,吓得明楼也瞬间醒了酒。

“怎么了?”阿诚端着碗从厨房里跑出来,看见明楼一脸惊恐在沙发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这是什么?”轻微的醉意让明楼还来不及调整自己的表情,反应迟钝的面部肌肉还维持在刚才的状态收不回去。

阿诚一脸好笑得回答“如你所见,狗。”

“我当然知道是狗,哪儿来的?”

“朱徽茵的,人家周末回上海办事,在送去寄养的路上被咱们家小少爷劫了道,现在这狗姓明了。”

“胡闹。”

阿诚把手里的碗递给明楼,颗颗饱满的鸡头米仿佛带着水的气息,藕粉勾芡适中,若有似无的还飘着些桂花香,明楼心满意足的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碗。看着小三儿腿脚不利索在眼前转悠,阿诚突然转头对明楼说:“大哥,就喝这一碗,多一点也不给了。”

“为什么?”明楼刚想说这一碗太小了应该再添一些。

“你看这小狗被你踩了一脚,都瘸了。喝一碗权当解酒了,还是注意体型吧。”

 ……明楼觉得他现在应该把楼上那个小的叫出来和身边这个一起整肃一下家风了。


 一楼两间是明楼和阿诚的卧室,明台又暂时睡在二层的书房里,这位新来的伙伴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无处安放。明台抱着狗在客厅里聒噪,诡辩着自己绝对是出于一片好心帮忙,明楼则假借去收碗的机会偷摸进了厨房又喝了一碗,这时阿诚已经用家里一个闲置的旧枕头给小三儿做好了一个临时窝。

“既然带回来了,今晚就睡客厅吧,这几天你对它负全责。”明楼最后总结陈词。

“包在我身上!“ 

——然而几个小时之后,明台就开始无比后悔自己说的话了。

朱徽茵一直保持着严格的健康作息,每天坚持早上遛完狗再去上班。果然,清晨六点半,小三儿开始在客厅里打转。五分钟后发现被无视,开始挠明楼的门找存在感,边挠边叫唤。又不出五分钟,明楼黑着脸开了房门,就算他明楼觉少,大周末也不能这么不得安宁。

伸手捞起小三儿,明楼顺手开了阿诚的房门。床上的人睡颜一派天真无邪,活脱脱一个睡美人。明楼内心作恶着想要打破这种美感,于是把狗轻轻放在了阿诚的床上,看着阿诚的脸在小三儿各种舔弄下皱成了一团。

起床气就这么治愈了。

最后遭殃的是明台。前一晚他和小伙伴们组团打怪,鏖战到凌晨,刚睡下没几个小时就被阿诚扔进被窝的一瓶冰镇苏打水给炸得从床上蹦了起来。

“起来洗漱,出门遛狗。”阿诚施施然走开,留下一脸痴呆的明台。

唔,今天的阿诚哥显得格外暴躁呢。


难得周末,明台带着狗开车去了港口,美其名曰带这位新来的朋友见见世面。明楼则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默默转身去了书房,看见屋里凌乱的沙发床和写字台上大喇喇支着的笔记本又愤然出来准备收拾下没规矩的小弟,哪知道明台趁着他转身的空档早就带着狗溜之大吉。

阿诚坐在沙发上小口品茶,伸手指了指阳台上的懒人沙发,泡好的碧螺春就放在一旁的矮凳上。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繁密的绿植上,在地板上留下了斑驳的阴影,温暖、清凉。

明楼上前拎起阿诚手上摊开的书,“《围城》,怎么突然想起看这本了?”

阿诚一脸促狭地看着明楼,“大哥还记得上次看到这本书是什么时候么?”

“没印象。”

“我很好奇大哥把书塞在沙发垫下面是出于什么心理,毕竟这些地方一般都是放其他东西的。”语罢,指尖突然多了一枚方形的薄片,泛着银色的光。

“诚外的人想冲进去,诚里的人想逃出来。我家阿诚现在可比小时候开放多了。”语罢,明楼伸手,两指夹住阿诚的手指,轻轻带到嘴边,在修长的骨节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吻。

 这里有阳光、有温度、也有炽热的情。阿诚刻意忽略明楼的唇,但指尖上好似还留着柔软的触感,窗外的阳光像是直接穿透了胸膛在心头鼓噪。

“大哥的文学造诣真是越来越高了,佩服佩服。”逃也似的把手抽回来,“明台随时会回来,为了祖国下一代的身心健康,我还是继续提升文学造诣吧。”

“小家伙,你想什么呢。”明楼把书轻轻敲在阿诚的额头。阿诚明亮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一把夺过明楼手中的书,然后把泛着银光的书签塞进书里,起身就走,然而耳朵尖上浮现出得可疑的红色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思。

 明楼在身后吃吃笑。

“留在书房备用。”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51 )

© Glitter Te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