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itter Tears

Take a bow

【楼诚衍生】【谭赵】900公里的爱情之路

01

亮红色的超跑在高速公路上疾驰,仪表指针稳稳定格在120迈始终没有变化。

“喂,谭宗明。这是第几辆超过我们的车了?”

赵启平盯着从身边经过绝尘而去的古董老爷车,终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他发誓刚才那辆车里只坐了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妻。

“嗯?没注意。”谭宗明的手很稳,脚下更稳。从他们的旅程开始,车速就没有变过,绝对严格执行交通法规。

 

窗外的风景格外迷人,入秋的阳光尚未来得及褪去热度,却也被抽去了咄咄逼人的暑气。赵启平手肘撑在窗边,反光的墨镜上映着细碎斑驳的光影,树荫一道道匀速向镜片边缘划过,只是再美得风景看多了也会让人眼皮打架。

 

车内着实安静了一阵子。他们今天起了个大早,显然一杯黑咖啡没能够拯救昨晚的一夜荒唐,倒是天生觉少的谭宗明依旧神采奕奕。

赵启平百无聊赖地发出声音,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

“你知道这里是德国吧?”

“当然知道,你今天说话怎么老是怪怪的?”谭宗明疑惑。

“这里的高速不限速啊,按照现在这个速度,今天根本到不了目的地。”

赵启平忍住不想吐槽他,天知道老谭在国内的专业赛道上飙车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眼前这个,恐怕是个假谭宗明。

 

一瞬间的推背感让赵启平不自觉地向后仰。就在油门被踩死的瞬间,流线型的超跑立刻凸显出优越的性能。引擎轰鸣,指针狂转,赵启平不禁吹了一声口哨以示欢呼。就在他准备继续享受这血脉贲张的刺激时,车速定格在140迈,继续稳步向前行驶。

 

快是快了,就是更困了。

 

“这什么情况,你平时飙车不是很厉害么。”

“速度70迈,心情是,自由自在。现在的速度可是140迈,你的心情也该加倍的好。”

这样的车速对于谭宗明来说,的确是绰有余裕的。谭宗明是个注意力很强的人,空旷的高速路上鲜有几辆车驶过,越是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越精神上越容易麻痹大意,可他依旧能把车开得又快又稳。

“谭宗明,一点都不好笑好不好。”赵启平无奈地抱住自己搓了搓肩膀,彻底被这个冷笑话打败。索性随手把放在膝头的小册子扔进置物箱里,开始埋头专心研究起谭宗明的CD包。

 

谭宗明一向不喜欢窥探爱人的隐私,况且他的爱人是如此特立独行。因此,即使那本小册子的封面是有多么匪夷所思,他也没有试图去了解册子里面的内容。毕竟,在赵医生的书柜里,总是可以源源不断地发现惊喜。只是被发现的究竟是惊喜还是惊吓,就要全看谭宗明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赵启平无意识地摆弄着各种唱片,随手又翻出册子偷摸看了看,嘴里轻声哼着歌。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呸呸呸,谭宗明,全让你给我带跑了。”语罢,两人相视片刻,不可抑制地发出爽朗的笑声。

 

02

他们身处巴伐利亚南部,从奥格斯堡出发一路向南行驶约莫10公里,就是本次旅行的第一站。车子渐渐放缓速度,来到了一个静谧的小镇。而这样一个人口只有一万人的小城,却是赵启平向往已久的地方。

“到了到了。”赵启平摸出小册子,对着手机地图反复比照,最后指着路边的牌子对谭宗明说,“基辛镇到了。”

谭宗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路边竖着个细长的牌子,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Kissing”。

“接吻镇啊,有意思,你怎么找到这么个地方的。”

“一个朋友推荐的路线,这是他的手账。”赵启平把那个神秘的小册子打开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谭宗明一时没看清,不过他确信自己应该没看错,其中有一站似乎是“f*cking”。

“他可是德国骨科的哟,盒盒盒盒盒......”小赵医生一脸深意,最后没崩住突然笑瘫在座位上。

“???”谭先生一头雾水表示根本听不懂。

(德国骨科梗,大意是指兄妹*伦,详情可自行百度。文中小赵医生是真的在德国骨科有个朋友,所以是一语双关。)

 

两人简单游览了基辛镇。虽说名字讨巧,但这其实只是个平淡无奇的小村庄而已,因此他们不打算做过多停留,启程准备奔赴下一站。

谭宗明启动车子正准备出发,却突然被赵启平叫停。

“怎么了?”

“忘了件事情。”

“什......”

他们唇贴着唇,赵启平的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咖啡香。光天化日之下的一记偷吻,唇舌交错,让人在心里泛起甜蜜的爱意和叛逆的快感。

“到了接吻镇,好好接吻才是正经事。”赵启平轻轻拍爱人的脸,“出发吧,亲爱的。”

 

03

“我想我知道今天是什么主题了。小赵医生,现在请你回想我们当年狼狈为奸的进度,下一站应该叫什么?”

“我们的下一站,Petting.”赵启平一本正经的发布指令。

这下轮到谭宗明吹起了口哨。

赵启平的情趣永远香艳而不失巧思,从kissing到petting,再到f*cking,这段异国自驾旅行着实让见多识广的谭宗明也开了眼界。

“遵命,现在就出发。”

 

向东而行至德奥交界,Petting是一个坐落在湖边的小镇。

谭宗明的超跑在这个朴素的村庄里显得格外惹眼。不管是当地居民还是慕名而来的游客,都纷纷驻足品评,以至于赵启平试图躲在车里偷偷拍照都感觉自己好像在被人围观。平日里如孔雀竖翎般骄傲大胆的赵医生,终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羞耻心,没敢下车。

“诶,快走快走。谭宗明,你说你跑到德国农村扮什么靓。”赵启平低头看着手账里的照片,朋友搂着女友靠在路牌边笑得开怀,而他只能坐在车里远远膜拜。

“这也要怪我?我在欧洲有几辆车也不是不正常吧。”谭先生表示自己真的很冤枉。

“总之我们还是先走开吧,不然好好的观光就该成了被观光了。”

 

汽车驶过湖边,停在一处草坪旁。

“这里好,一个人都没有。”赵启平下了车,一把揽过谭宗明的手臂,帮他做拉伸运动。

长时间窝在狭小的空间里让两人都没法好好舒展身体,趁着现在日光正好,他们坐在空旷的草坪上做短暂休息。眼前是一片平静的湖水,空气中有细碎的风,赵启平轻轻捏着谭宗明的肩颈帮他放松,一只手无声地攀着他的腰线在后背四处游走。

“老谭,这是干嘛呢?”

“如你所愿,petting.”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诶?!”

谭宗明一把圈住细腰将人带进怀里,手在衬衣里游移,顺便附赠了一记深吻。

 

04

“生什么闷气啊小赵医生?”

“我这也是听从指令啊。”

“Petting镇难道不应该只petting么,多一步都不符合你的要求啊。”

赵启平不想说话,扭过头去看风景,燥热的身体还未完全冷静下来。不论两人在一起多少年,

谭宗明的手于他而言总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魔力,肌肤相触的瞬间,总能掀起巨大波澜。

“快点开,下一站f*cking。”

 

从Petting镇附近过境进入奥地利,向西只要4公里就可以到达f*cking镇。

两人没有太多的话语。谭宗明胡乱作怪招惹赵启平,其实自己也没好到哪去。不过好在他们都是经历过岁月打磨的人,少了年少轻狂的鲁莽,深谙克制的欢愉。因此他虽然嘴上调笑,其实脚下无意间也加深了踩油门的力度,不稍片刻便抵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个人口不足百人的小村庄,可绝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

谭宗明的车飞快开过路面,经过标记着“F*cking”的路牌,穿过一排又一排民房,停在一处有些荒凉的小树林边。

正在骑行的德国大叔从远处望过来,红色的超跑自以为躲得隐蔽,实则在一片密林旁着实亮眼。炭黑色的车膜将车内隔绝得严实,但车子规律的晃动却出卖了里面的节目。

大叔笑着摇头叹气。罢了罢了,在这个村里,看这样的风景比看路牌有趣多了。

 

05

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但是他们并没有带烟。

赵启平靠在汽车前,正在奋力吹着一大杯混合茶,这是他为谭宗明特意配的,主要功效是护肝降脂。只是这浓郁的气味让一旁经过的德国阿姨以为是谁三天没有洗袜子,保温壶质量太好,以至于出门前尚未来得及晾凉的茶水喝起来依旧烫嘴。

谭宗明从便利店买了些零食回来,准备给赵启平在接下来的路上解闷。

 

下一站是哪儿?

回到德国境,向北行驶650公里。赵启平不愿意透露地名。

短短3个半小时,他们以极快的速度经历了一场意义非凡的肌肤之亲,但接下来却要花一倍多的时间去往一个未知地点。

起初,谭宗明并未发现赵启平的异样,只当是胡闹得凶了精神有些乏。但长时间的沉默与赵启平眉间的褶皱让谭宗明觉得身边的人心里有事。

 

“在想什么?”

“没什么。”

“下一站叫什么?还是旅程已经结束了?”

“还不算结束,你就听我的继续往前开吧。”

 

06

“谭宗明...”

“嗯?”

“你怎么看待婚姻呢?”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随口问问。”

 

赵启平把手账小心收进包里,接下来的旅程已经不再需要手账的指引。

一切的激情与欢愉,最终都会归于平静。赵启平内心不安,他与谭宗明的恋情一切始于好奇,好奇进而点燃激情的火花形成了默契,而多年后的现在,赵启平不确定这种和谐的默契是否还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修长的手指摸进口袋里,丝绒盒子的触感突然觉得有些刺手。

 

“你是知道我的。”

“嗯?”

“婚姻只是一种法律行为,仅此而已。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婚姻恐怕意味着相互付出、忍耐的义务。而且褪去情感的融合,婚前再多的激情恐怕也会被那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消磨殆尽吧。我个人认为,除去婚姻的枷锁,反而是情感更高的升华。”

“哦。”

“哦?你就没什么感想么?以你平常的习惯,恐怕会和我继续讨论下去吧。我刚才这是给你抛砖引玉呢。”

“确实没什么想法,我想我对这个问题,应该还没有考虑清楚。”

 

07

赵启平平日里禁止谭宗明吸烟,现在却先自己破戒,去便利店买了一包烟。此刻他正远远站在休息站旁的角落里,用一副“勿扰”的气场将自己包裹起来。

好像离目的地越近,他的心情越是随之低落。

谭宗明瞥了眼车里没有被碰过一下的零食袋子,转身向赵启平讨了只烟,难得他没有拒绝。

“你老实说,下一站到底是哪儿。”

“柏林。”

“柏林什么地方。”

“Wedding区。”

谭宗明没有作声,刚才他的一番感慨,显然对赵启平造成了影响。

 

“总之,我们还是先出发吧,也快要到了,总在这呆着也不是事儿。”

“老谭啊,还是算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必须行程。”赵启平掐掉烟,想要再摸出一支继续抽,却不小心摸错了口袋拿出了另一个形状相似的丝绒盒子。

 

一切真相大白。

丝绒盒子被拿出来的时候两人俱是一惊。赵启平慌乱得把盒子迅速收进口袋,掏出另一只烟点燃,看着远处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谭宗明却什么都没有说。

令人惶恐的沉默让赵启平心中又冷又痛。难以名状的酸涩感像是一团堵在胃里的死结,他猛吸了一口烟想要打通这种憋闷的感觉,却愈发觉得窒息,好像连心脏都跟着一起被攥成一团。

 

“上车。”

“不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调整一下行程。”

“去哪儿?”

“Mt.Wank.”

谭宗明没有接话,只是紧紧拽着赵启平的手腕,将人往车里带。

“够了谭宗明,你没必要这样的!”

“上车。”

赵启平一把甩开谭宗明的手,手腕被箍得生疼。他转身进了便利店,想要询问最近的租车店在哪,或许他应该自己一个人去Mt.Wank比较合适。

 

08

“赵启平你给我站住!”

谭宗明开着车一路跟着步行的赵启平。附近没有租车店,上谭宗明的车又不知道如何面对,既然离柏林已经不远了,赵启平决定索性先走出去,然后随便在路上搭个便车好了。

“谭宗明,我现在脑子很乱,我们各自先冷静一下好么?”

“你觉得我会就把你扔在这不管?”

“我认为这样没问题,你走吧。”

“我为什么要走,我并不认为我们有各自冷静的必要。”

“显然我们对于婚姻的认知是有差异的,这足以需要一段时间来思考了。”

 

谭宗明的车没有在继续跟下去。

赵启平独自在路上溜达,现在日头正足,晒得人暖洋洋的,但他只觉得冷从骨子里往外渗。

是呀,谭宗明如果真的对婚姻有所希冀,也不会独身一人到这个年纪。千帆过尽的谭宗明,又怎么可能在他赵启平这里突然转性呢?

想到这里,又是一阵苦笑。本是无比默契,何必偏要打破这多年维系的平衡呢?

自掘坟墓。

 

可是赵启平不甘心。

他已经浪费过一个七年去证明自己和夏文娟的相互习惯不是爱,他不想再浪费另一个七年让自己的爱情止步于和谭宗明无声的默契。为了谭宗明,他愿意冒着失去他的风险放手一搏。

现在这样的结果,其实也算情理之中,只是赵启平内心还留有一丝希冀,或许谭宗明的内心,也有那么一点点对婚姻的渴望。

但事已至此,终归是有了答案。

 

 

09

“赵启平你给我站住!”

“你这样不问我的意见就对我们的关系擅自下结论,对我不公平!”

谭宗明把车不知道扔在了什么地方,气喘吁吁得追了上来。他一把拽住赵启平,往日里沉着自持的风度早已不知丢在何处。

“我记得我有问过你,谭先生。而且你已经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那是我对于婚姻的一般看法。大前提、小前提还有结论,赵医生你的三段论丢在中国了么!”

 

“我和你的婚姻,是我不愿意飙车,置你的安全于不顾。”

“我和你的婚姻,是我不愿意质疑,只想陪你恣意生活。”

“我和你的婚姻,是我不愿意冲动,克制珍惜伴你左右。”

“我和你的婚姻,是我不愿意忍耐,全身心独占宠爱你。”

“我与你,合久必婚。赵启平,现在你愿意和我结婚么?”

 

口袋里的丝绒盒子被谭宗明拿出来,一对简约款式的男戒在阳光下泛着耀眼的光,晃得赵启平眼睛发酸。

“赵启平,我说我愿意。你不给我戴上戒指么?”

 

10

“我们下一站去哪儿?”

“Mt.Wank.”

“为什么还去那?”

“去秀恩爱。”

 

 

-Fin-

评论 ( 21 )
热度 ( 205 )

© Glitter Tears | Powered by LOFTER